快捷搜索:

技术是一把双刃剑 任由“算法”推荐不良信息必须匡正

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智能化等现代信息技术深刻改变了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也深刻改变了新闻信息的生产传播方式。算法作为现代信息技术的典型代表,一方面带来先进生产力,另一方面也产生严峻的现实问题。

2018年,针对一些短视频平台传播涉未成年人低俗不良信息、侮辱英烈等突破社会道德底线、违背社会主流价值观、违法违规的问题,国家网信办依法约谈相关负责人,责令整改,要求暂停有关算法推荐功能。算法治理任重而道远,实现技术与正确价值观有机统一成为亟待破解的现实难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媒体不断发展,出现了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导致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面临新的挑战。总书记的讲话为我们指出了前进方向。从全球范围看,媒体智能化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我们必须推动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创新不断实现突破,探索将人工智能运用在新闻采集、生产、分发、接收、反馈中,用主流价值导向驾驭“算法”,全面提高舆论引导能力。

要正确认识算法技术的本质。一方面,算法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当今世界,数据量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并仍在时刻不停地产生和储存新的数据。人类要运用海量数据,要让它产生价值,需要靠卓越的算法来解决。另一方面,算法是一种中性的计算法则。作为信息处理工具,它自身没有价值观,不能判断信息的导向和意识形态属性,运用不当必然贻害无穷。对于新闻信息生产和传播来说,算法主要是一种生成机制和传播策略,体现为抓取、汇聚、分类、排序,同时体现为提取、匹配、推送。正是技术的发展把过去主要由人负责的内容拣选工作交给计算机来处理,信息把关由人转向算法技术,问题也由此产生。

要赋予算法正确的价值观。算法改变内容生产手段和分发传播路径以及带给用户前所未有的阅读体验的价值毋庸置疑。但现实表明,当前算法的普遍逻辑只是把信息的特征进行提取并匹配用户偏好然后进行推送。这样价值观的实质就是“用户想看的”和“流量最大化”。很显然,如果只为片面满足用户需求和追求流量最大化,用户隐私以及公德和法律就极易沦为次要。技术批判理论认为,必须赋予算法价值观,如果不给算法设置正确的价值观,它就会被错误的价值观所俘获。算法是人去定义和搭建的,每一种技术架构、每一行代码、每一个界面,都代表着选择、都意味着判断、都承载着价值。必须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将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统一起来,让算法拥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