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传销解救师:你以为自己能挣1040万吗?

反洗脑和洗脑一样,都是靠骗

【直报网北京4月9日讯】(看客)那是些80来平米的两室一厅,弥漫着淡淡的霉味。

客厅堆满来自全国各地的行李。十多个人,男的住一间,女的住一间。没有床,熄灯后,身子挨着身子睡在地垫上。

如果不是2012年的夏天第一次走进那样一间屋子,肖双(化名)不会想到,在接下来的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他的生活将围绕这些屋子及里边的人展开。

过去,他被传销组织“洗脑”而成为其中一员;如今,他是一名致力于对受害者进行“反洗脑”的传销解救师。

“传销怎么会这么有素质呢?”

肖双的微信头像和朋友圈封面是一张电视节目的截图:那是2014年,他在某电视频道进行反传销分享。如今被称为“肖老师”的他,彼时还是志愿者“小肖”。

选用这张图,是为了获取家属的信任。“都上电视了,应该不是骗子吧。”

“信任”二字,在我们的谈话中出现过好几次。 “洗脑”和“反洗脑”的成功,离不开这个。

肖双如今承接家属委托,解救被困的传销人员,他说收入和在外面打工差不多。传销解救师在国内还是一个依然神秘的职业,活跃的从业者仅有四十多人。

把时间往回拉两年。2012年,肖双就读于一所理工院校的自动化专业。他口才好又活跃,在学校的公益组织担任高层,常带着社员天南地北跑活动。

“大学大学,大不了自学。”课业繁重无聊,校外的社团生活又如此丰富,肖双萌生了退学创业的念头。暑假时,高中同桌请他到徐州玩,还给报销车票。盛邀之下,肖同学欣然前往。

火车在徐州停站,与同学一道来接他的,还有两个不认识但很热情的女生。

同学说,他参加了一个网络营销项目,卖一款名为“nobody”的皮包,觉得是个发财的机会,想请肖双帮他参考参考。到了出租屋,项目领导也请他帮同学做决定,“先住下七天,觉得有问题,到时候就带着朋友一起走嘛。”

传销人员的笔记里,密密麻麻写满励志文字,这实际都是上线用来控制新人的罚抄手段。

如今的肖双已经知道,这种“七天考察,不行就走”的套路,是典型的南派传销。

在传销界,北派传销源自东北,操作手法更加粗暴,往往会限制人身自由。而南派则充满人情关怀,全凭洗脑。

早在邀约之前,亲友就会根据你的性格,和经理商量个性化的洗脑计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