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聊天软件 >

乐视套现8亿港元走人 酷派接下来怎么办?

        2018-01-06 来源:网络整理

  乐视套现8亿港元走人 酷派接下来怎么办?

  与乐视相似的是,酷派2017年3月31日停牌至今仍未复牌。

  梅岭ML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1月4日晚间,酷派(02369.HK)发布关于前单一最大股东出售股份的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出售酷派8.97亿股,价格为0.9港元/股,成交总价为8.08亿港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出售股权比例17.83%。交易完成后,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将不再是酷派最大股东。据酷派新任CEO蒋超所述,乐视剩余的酷派股权还将彻底出清。

  2015年6月,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以每股3.508港元,总计27.3亿港元价格受让酷派原控股股东所持7.8亿股;2016年,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再次斥资10.47亿港元增持酷派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此次收购价格为每股1.9港元。总持股比例达28.90%。

  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成立于2015年2月,中文名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成立初期股东名单中包括贾跃亭和他的哥哥贾跃民。2016年8月,贾跃亭出任酷派董事长,刘江峰出任酷派CEO。一年后,在越来越严峻的乐视危局中,2017年8月刘江峰宣布离开酷派,三个月后贾跃亭辞去酷派董事局主席职务。

  两年多的时间,乐视与酷派的这场合作可谓是两败俱伤。此前两次收购中,乐视共花费37.77亿港元持股比例达28.90%,而此次17.83%股权仅值8.08亿港元,乐视属于“亏本处理”。2015年乐视首次入股酷派时,酷派股价最高为3.27港元/股,而停牌前股价仅为0.72港元/股,估值方面,乐视首次入股酷派时,酷派估值达121亿港元,此次估值仅为45.3亿港元。

  反观酷派,2015年盈利为23.25亿港元,随着乐视的入股2016年亏损高达42亿港元,总负债达63.7亿港元。此外,根据财报,2017年的酷派仍将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

  除业绩出现大幅度下滑外,2016年开始的乐视危机漩涡,也将本告别依托运营商渠道后日渐艰难的酷派往亏损路上更推进一步。根据原酷派CEO刘江峰的描述,2017年酷派获取资金很困难,因与乐视的关系,银行资金处于只还不贷的状态,导致酷派一度无法凑齐产品所需的物料和供应链资金,且不能增加授信。并在2017年大幅度裁员,中国区裁员一度达到80%。

  与乐视网(300104.SZ)长达260天停牌类似的是,由于迟迟未发布2016年年报,酷派由2017年3月31日停牌,且至今仍未复牌。

  2017年下半年,随着贾跃亭和刘江峰的相继离开,市场对于这一老牌手机品牌如何活下去一度存疑。在2016年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时,曾对高层人员进行了大幅度调整,大批酷派老员工离职加入ivvi等品牌。此时,酷派董事局六名执行董事中除蒋超是原酷派老人外,剩下五人均来自乐视。随着刘江峰离开,2017年8月底,临危受命出任CEO的是在职酷派超过20年的蒋超。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虽然乐视在此次抛售酷派股权,酷派极力弱化与乐视之间的关系,根据酷派2017年11月发布的董事会名单中。执行董事三人中,除蒋超外,刘弘与张巍仍为乐视人,张巍于2015年加入乐视,并负责乐视的财务管理事务。随着乐视失去第一大股东地位,酷派高层是否继续出现变动,界面新闻仍将继续关注。

乐视套现8亿港元走人 酷派接下来怎么办?

  在这场被外界视为“败笔”的合作逐步终结后,已告别乐视的酷派将何去何从?从目前来看,酷派手中的牌还有海外市场,土地储备以及被蒋超寄予希望的AI市场。

  2017年7月和8月,酷派接连被平安银行宁波银行浦发银行告上法庭,要求酷派偿还欠款。其中平安银行欠款达8000万元,宁波银行则要求酷派归还7000万承兑汇票,浦发银行则要求酷派补足保证金8996.71万元。一时之间,酷派资金链岌岌可危。

  2017年9月底,酷派公告表示,此前向其追债的平安银行,宁波银行均已撤诉。蒋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酷派对银行的负债已解决,酷派涉及的供应商欠款不超过10亿元。

  在乐视找寻自己的白衣骑士的同时,蒋超也为酷派拉来了自己的白衣骑士,2017年10月18日,酷派宣布与中洲企业订立了价值5.81亿港元的可换股债券。可换股债券可按换股价每股0.581港元转换约10.016亿股新股,占已扩大后股份16.62%,资金用于补充公司的一般营运资金。

  在偿还银行贷款,解决营运资金的情况下,酷派去年10月公告引入地产公司,开发酷派三宗土地。事实上,酷派背后的土地储备曾引发市场极大关注,,以深圳南山区为例,酷派拥有南山高新产业园超3万平方米土地,东莞某生产基地酷派拥有土地超过10万平方米。在2017年8月,曾有市场消息传出,某深圳地产公司会接盘酷派,因看中酷派在深圳南山的地产板块。

  而在国内手机市场新秀不断涌出,营销费用节节攀升的背景下,酷派早在2016年将市场增长定在海外市场,例如印度、东南亚市场等。

  蒋超上任后曾公开表示,酷派在海外业务发展良好,尤其是美国市场,酷派占据了1.5%的市场份额。

  此外,AI也被视为未来酷派发展的重点之一,酷派未来将推出AI操作系统、应用平台、AI个人云等一系列服务,为其终端消费者提供一整套的AI解决方案。但基于AI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以及技术突破,因此市场对于AI是否能拯救酷派也保持着观望态度。

  酷派在剥离与乐视的关系后,将于2018年2月在国内市场推出全面屏产品,售价定位在1000元左右。然而失去的市场,是否能抢回、多久才能抢回,依然是未知之数。

乐视套现8亿港元走人 酷派接下来怎么办?

@@title@@

@@title@@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