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喜牛:5G时代,虚商不会消失,而是全面绽放

目前,有媒体称从事移动转售业务的虚拟运营商或将集体消失,虽然在标题上下足了功夫,但是在正文中只字未提,反而大谈喜牛在行业内的“怪相”,一副抛转引玉的手法,让人摸不着头脑。

对此,笔者也联系到了远特“喜牛”通信的相关负责人,对方直接表示,目前业务经营正常,对于这种说法直言,不可能,纯属造谣!

目前,第一批以远特通信为代表的虚拟运营商,在2013年年底拿到试点牌照,而远特喜牛也同样在2018年成功的推出全新移动转售业务平台——喜牛。喜牛的推出一方面是为了发展民营经济,另一方面而言,推动经济改革在通信行业内落地,让整个虚拟运营商行业都能够快速转正。

新的虚商既是新业务,又是试点运营,在前期的时候确实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比如,互联网接入、实名制管理、实时延长等等。这类问题的产生导致所有的虚商在开展业务的时候,需要摸着石头过河。拿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早期的时候与三大基础运营商合作的虚商在进行业务对接上以后,由于实时延长的问题,有些业务办理的时常需要超过2小时,导致当时不太了解传统通信业务的虚商们,遭到恶意攻击,受到巨大损失。

当然,在前期的试点运营中,很多运营商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损失严重。归根结底,不是因为移动转售业务本身的问题,而是在一个新的项目开展的时候,在前期各种系统对接时,面对复杂、繁琐的问题都需要群策群力去处理,并不是单单靠几张行政令和几百次投诉建议就可以瞬间解决,这个需要合力解决需要时间处理,当然,这也是国家试点的意义所在。

喜牛:5G时代,虚商不会消失,而是全面绽放

2018年临近五一之际,工信部在统一综合各方面的意见后,,正式下发了首批15家正式商用牌照。可以这样说,正式商用的开始对于以“喜牛”为代表的虚商而言是里程碑的意义。它不仅意味着前期存在的一些问题得到了根本性的解决,同时标志着国内移动转售业务进入新纪元,喜牛的2.0时代正式拉开序幕。即便如此,或许还是有人会说虚商行业内还存在着各式各样的问题,但相对于整个产业而言,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商用,全面转正的基础条件。大局如此,不会因为细节末支而影响整体向前。

回头看来,虚商发展到现在已有5年之久,试点期占了4年,到底有没有成为一些人口中所说的“高开低走”呢?答案是否定的,先看下当前移动转售总用户基数,截止到2019年6月底,国内移动转售业务用户数已经突破至9000万,直逼1亿大关。也要感谢国家机关为虚商产业提供充盈的号码资源,如此多的用户基数,意味着全国每15人都有1人在使用虚拟运营商提供的优质服务。

看完用户数字,再看移动转售产业近几年的营业收入,其实说到总收入,一定程度上是跟其用户数有直接关联的。在试点时期虚商用户数从区区百万,再到总数超过千万,最后具体到一家企业都突破千万用户,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移动转售行业整体毛利率达到35%,相较于2017年提升了10个百分点;用户规模前20的移动转售企业平均毛利率已有34%,相比于2017年同期增长9个百分点。一句话 ,大部分的虚商都是积极向上的,稳步增长。

如果非要给“喜牛”带一个“高开低走”的帽子,笔者认为这个问题的根源,还在于舆论、在于社会关注的角度。回忆2013年刚刚开展的移动转售业务,业界一片看好,直接定义为“中国第四大运营商”。这本来就是试点之期,却无缘无故的被带上诸多不该出现的帽子,承受众多的不该有的压力,在外界看来确实像是“高开低走”。然而,经过多年的努力,喜牛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务实、开放、不断进取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更是解决了全国数万计的人完成就业,创业梦想,衍生出更多的创新项目,进一步发展了我国通信市场。

伴随着2019年新5G元年的到来,喜牛服务行业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果单纯的继续在通信小圈子里转悠,一是投资太大不好回收,二是人与人的连接虽然在4G时代还未发挥全部的力量,但走到了需要变革的节点之中。一句话:通信行业需要发散出去,需要各行各业相互结合,需要连接物联网,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前不久,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阐述了5G,认为5G时代面对复杂的客户需求,运营商、设备商等等与新兴客户之间存在较高的行业壁垒,企业之间需要相互的融通,相互促进,共同生长,达成共赢的产业生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