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英特尔的5G挣扎

导语:随着5G的到来,算力、安全等等都将面临新一轮挑战,而垄断数据中心市场的英特尔则已经具备了先天优势。

北京时间2019年4月17日,这一天的5G市场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

当天,苹果与高通在圣地亚哥联邦法院达成和解协议,各自撤销在全球范围内的法律诉讼,正式结束已经为时两年多的法律诉讼“战事”,同时签订了一项为期6年的供应协议和专利许可协议。

紧接着没多久,英特尔也对外宣布要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

至此,苹果放下了对高通的“执着”,英特尔放下了对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的“执着”。一切戏剧性转折发生的背后,是英特尔在调制解调器,甚至移动端业务上的“不得志”。

一步错,步步艰难

作为一家集晶圆制造、芯片设计、主板设计、服务器、数据中心等计算机业务于一体的科技巨头,英特尔在PC市场无疑是十分成功的,已然成为这一领域的绝对霸主。与之相反,它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这类移动终端产品的业绩却远远落后,甚至让人诟病。

是什么造成了两者之间的落差?缘于时任CEO保罗·欧德宁的一次战略误差。

è?±??1?°?a????£???a??5G

图 | 英特尔时任CEO保罗·欧德宁

早在上个年代90世纪,英特尔就已经在移动端业务有所关注,并从DEC的手中拿下StrongARM(面向嵌入式、掌上电脑、智能手机市场推出的ARM核心CPU,后被英特尔更名为XScale),以布局智能手机、PDA等移动终端。当时,智能手机、PDA市场还没有大规模起步,英特尔就已经走出了前瞻性的一步。

收购StrongARM之后,英特尔正式于2000年推出XScale处理器。然而,由于研发投入大、持续亏损等因素,欧德宁接任CEO之后的第二年就宣布放弃了该业务,将其出售给Marvell,并把精力放在PC芯片的研发上。不可否认,欧德宁带领下的PC芯片业务取得了亮眼的成绩,譬如拿下苹果Mac电脑的芯片订单。

但是回顾自己在英特尔的业绩,欧德宁自己也承认,他在职业生涯中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有顺应自己的“直觉”答应为iPhone生产芯片。彼时,智能手机的年出货量仅数百万台,如今动辄上亿部的市场是欧德宁所没有预料的。

这之后不久,随着第一部iPhone的发布,智能手机市场逐渐被引爆。在看到市场后,欧德宁带领下的英特尔于2008年推出了基于X86结构的Atom芯片,然而由于功耗高、整合基带难(仅在2014年成功整合3G基带芯片)等因素,直到2012年,市面上没有一款手机搭载了该系列处理器。与此同时,ARM、高通已经成为了这一市场绝对的赢家。

英特尔“挣扎”5G

最终,英特尔于2016年宣布停止开发Atom处理器。经此一役,英特尔过往在移动芯片市场投入的数十亿美元彻底“打水漂”。

因为一次战略性的错误,英特尔在技术储备还不完备的基础上进入了移动芯片处理器市场,最终面临“步步艰难”的局面,顺带还拖累了诸如联想、华硕等队友。但需要注意的是,放弃移动芯片市场不代表英特尔对移动市场“野心”的结束,既然做不好移动处理器,那就转攻基带芯片。

两手并发,从移动CPU转战移动基带

2010年,距离英特尔推出Atom芯片过去一年多时间,在还没有获得突破性成果的前提下,英特尔也早早地布下了后手,即基带芯片。

那一年,英特尔宣布14亿美元收购英飞凌的无线业务,并于后一年完成收购。需要划重点的是,前三代iPhone所采用的基带芯片均来自于英飞凌,自iPhone 4开始,苹果才开始将高通纳入供应商范围。而通过收购英飞凌,英特尔也拥有了竞争苹果订单的一块“敲门砖”。

收购英飞凌之后,英特尔继承了它除iPhone之外的客户关系,所打造的2G/3G芯片也得以在诺基亚、三星的一些机型中被采用。这时候,通过收购行为搭上2G/3G末班车的英特尔也迎来了新的市场挑战,即4G。

2013年,英特尔发布了自己的首款4G基带产品XMM 7160,该产品支持4G LTE,采用台积电40nm CMOS工艺制造。仅从产品来看,英特尔在4G研发上已经晚了高通一大步。

英特尔“挣扎”5G

在英特尔推出首款4G基带产品的前一年,高通就已经推出了基于28nm工艺的MDM9615芯片,并被iPhone 5所采用。结果显而易见,高通的28nm工艺显然优于英特尔的40nm工艺,且彼时高通的手中握有苹果、三星、小米、OV等大订单,而英特尔的4G才刚刚起步。

这之后,即使英特尔推出了28nm工艺的基带芯片XMM 7260,并获得了三星的部分订单,但因为高通对CDMA的垄断,英特尔的基带芯片只能止步于前,从而与全球通无缘。再后来,通过收购威盛,英特尔以“曲线救国”的方式绕过高通获得CDMA专利,然而此时的高通早已在前面多走了好几步。可以说,在4G基带芯片市场,不管是技术研发还是市场应用,英特尔一直落后于高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