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傅伯杰:“调剂”出的中美双料院士 浙江科技新闻网

  傅伯杰(中)在黄土高原指导学生开展研究

  爱国情 奋斗者

  他与地理的不解之缘,源自大学的专业调剂。从对其持有偏见到将其视为一生挚爱,他在自然地理学的研究之路上,一走就是40年。从治理黄土高原水土流失到景观生态学研究,再到牵头全球干旱生态系统国际大科学计划,他把中国的景观生态学研究推进到国际前沿水平……

  他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部部长傅伯杰。前不久,他当选美国人文与科学学院外籍院士。

  最近在一场讲座间隙,傅伯杰接受了科技日报记者的采访,我们的对话由此展开。

  不过,他的故事要从42年前说起。

  偶然邂逅,“地理选择了我”

  1977年的高考,成了改变很多人命运的分水岭。那年,全国共有570万名考生,只录取27万人。

  对傅伯杰而言,命运的转折却是一波三折。这场令人记忆深刻的大考,如今说起,恍若就在眼前。

  “直到高考前十天,我才取得报考资格。来不及思考甚至来不及紧张,我就走进了考场。”傅伯杰说,幸运的是,自己成了27万人中的一名。

  然而,当收到陕西师范大学地理系的录取通知书时,傅伯杰一度怀疑学校错把“物理”写成“地理”。填报志愿时,他写的都是无线电、自动化这些热门理工科专业,“地理明明就是个文科专业啊”。

  进入大学后,他才得知,地理系的70名学生,除两人外,其余都是被调剂来的。“我们那个年代选择不多,既然地理选择了你,就接受吧。”他说,带着这份不情愿,他开始了大学生活。

  从大二开始,傅伯杰的内心真正与地理达成“和解”。“我的特点是文理均衡发展,而地理学是结合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一门交叉、综合学科,这非常符合我的兴趣。”他笑着说。

  除了强化基础知识,每学期雷打不动的野外实习经历也让傅伯杰受益终身。有次在陕西汉中实习,他还因长时间淋雨加之营养不良,得了大叶性肺炎。此后,他的脚印几乎遍布全国,高原、冰川、荒漠、海岛等。他去的很多地方都是人迹罕至,有时几天几夜都遇不到人,但这并未影响他对地理研究的热情。

  “我对实习和考察过的每一个地区的土壤类型、植被特征、水文、地貌,都有清晰的认识和记录。”忆及彼时艰苦,傅伯杰的回忆里却满是快乐。

  1983年,还在读研的傅伯杰发表了国内景观生态学方向的第一篇文章——《地理学的新领域——景观生态学》。后来,他的研究逐渐走入景观生态学。

  1986年,在北京大学地理系教授林超的推荐下,傅伯杰成为国内第一批出国联合培养的博士生,前往英国接受大师教诲,接触国际前沿。

  洞察先机,转战景观生态学

  上世纪80年代初,景观生态学已成为国际研究的前沿和热点。傅伯杰意识到,要想在国内发展景观生态学研究,就要融合地理学和生态学这两个学科的特征。“不仅要重视地理学强调的格局,还要重视生态学强调的过程。”

  虽然想法有了,但实现却困难重重。从英国回来后,当傅伯杰去北京某研究机构应聘时,单位最初只给了1000元启动经费,教育部又给他批了留学回国人员基金2万元,但这些钱远远不够。

  “没有经费支持,实验观测就没法做,很多想法也实现不了。可当你没有事情做时,你一定要找事情做。”1992年,傅伯杰前往比利时做博士后研究,系统研究景观生态学的原理和方法。

  坚守信念、不负时光,傅伯杰熬过了科研生涯中的至暗时刻。1997年,,他的研究项目“黄土丘陵沟壑区土地利用与土壤侵蚀”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资助金额60万元。2005年,该项目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这笔钱可以说是我开展系统性研究的‘第一桶金’!有了它,我们才真正开始实践景观生态学的研究方法,研究也从简单的景观格局深入到其背后的机理,才有可能获得突破性进展。”傅伯杰说,“黄土丘陵沟壑区土地利用与土壤侵蚀”项目,研究的是不同的土地利用类型和景观格局与土壤水分、养分和土壤侵蚀之间的关系,从而为水土流失治理、土地合理利用提供科学依据。

  2009年,在景观格局和生态过程研究的基础上,傅伯杰的研究深入到生态系统服务研究。

  随着研究的深入和成果的取得,荣誉也接踵而至,傅伯杰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在土地利用结构与生态过程、景观生态学和生态系统服务等方面取得系统性创新成果,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