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昆明如何打造“綠色食品牌”:科技引路林下探路

昆明如何打造“綠色食品牌”:科技引路林下探路

打造世界一流“綠色食品牌”,是我省深入推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動高原特色現代農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舉措。

昆明市瞄准“世界一流、中國最優”目標,舉全市之力打造“6+2”重點產業,一批極具特色的綠色生物資源產業逐步發展壯大。近日,記者走進萬紫千紅的鮮花庄園,來到林下中藥材種植基地……探訪打造“綠色食品牌”的昆明實踐。

科技加持 提高品質增效益

“斗南花卉晉寧種”。在晉寧,不少企業通過科技支持,一改傳統的粗放式種植,扭轉傳統種植一直以來的高耗能、高污染弊端,讓鮮花品質更加綠色環保。位於晉寧區寶峰街道的雲南愛必達園藝有限公司就是這樣一家企業。

今年3月,雲南愛必達曾在一天內上市3.6萬盆迷你玫瑰,而這3.6萬盆迷你玫瑰幾乎一模一樣:株高30厘米,每一盆迷你玫瑰均有7個花蕾,且至少有1朵、不超過2朵花完全開放。這樣“苛刻”的標准是怎麼做到的?

走進雲南愛必達的生產基地,這個3萬平方米的超大溫室裡整齊擺放著數萬盆正在茁壯成長的迷你玫瑰。記者驚奇地發現,所有植物都是放在一種叫“苗床”的設施上,在苗床上,植物可以完成育苗、澆水、施肥以及出廠等流程,加上配備了全自動溫濕度控制系統,僅用時75天就能完成從種苗到開花的全過程。通過一體化水肥系統、廢水回收過濾系統等先進設施,花卉生長的全過程不僅不用落地,而且沒有一滴澆花的水、一顆施過的肥料掉在地上。

“這就是用工業化的方式制造農業產品。”公司負責人周勇表示,3萬平方米的溫室,形成“玻璃溫室+肥水回收系統+潮汐灌溉+天然氣加溫+智能傳感器”的智能精准化生產技術推廣應用,在保証花卉植株高度相同、花期穩定和品質可控的同時,大幅減少人的參與,整個公司包括行政也隻有40余人就能運轉。公司成立4年以來,已生產優質盆花1500萬余盆,創造了單位面積產量、產值、利潤最高的行業紀錄。2018年實現銷售鮮花238萬盆,收入2100萬元﹔今年預計銷售鮮花380萬盆,預計收入3500萬元。

綠色種植 瞄准行業制高點

沿著山坡進入陽宗海西南岸的昆明南國山花園藝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漫山遍野、目光所及之處全被月季、繡球花和南半球木本花卉植物覆蓋。這裡也是昆明楊月季有限責任公司投資建立的一個集花卉種植、休閑觀光、參與體驗等功能於一體的庄園,一共栽種了600畝南半球特色木本花卉、300畝繡球屬植物、300畝薔薇屬植物,分布著2400多個種類的花卉。作為一家花卉種植企業,卻沒有一間大棚。這是為什麼?

公司董事長助理南北給出了答案:露天栽種。通過修建蓄水池和雨水收集管網將自然降水用於灌溉,並採用綠色高效、水肥一體的山地節水精准滴灌技術系統,對作物進行高效精准灌溉。這種灌溉模式有效克服了水肥滲漏量大、水資源利用率低的缺點,在提高灌溉效率、降低污染的同時,花卉得到精准灌水施肥,也極大地提高了花卉品質,增加出產收益。當然,這樣的種植方式,對花卉品種的要求極高。傳統鮮切花卉種植需要用大棚來模擬或者創造一個適合其生長的環境,包括光照、溫度、濕度、水肥、病虫害等多個指標,而露天栽種則需要植物自己來適應當地氣候和環境。這也是2400多個品種的花卉聚集在這裡的原因——選育品種。用南北的話來說,這就好比像袁隆平一樣育種,像華為一樣研發。

“1998年公司來到雲南從事鮮切花種植和出口銷售時,就為進口花卉種子交了200萬元人民幣的專利費,而且還有種‘被別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現在我們的花卉產業已經取得舉世矚目的成績,但相比歐美發達國家還存在差距,這個差距主要就是在花卉品種專利上。”南北說,專利在任何一個行業都是核心競爭力,隨著花卉種植銷售越做越大,公司開始考慮能不能培育自己的花卉品種?能不能用雲南豐富的野生花卉品種資源,收集並進行培育選種,挑選出最適合當地生長、抗病力強、不需要進大棚的品種?這樣的話花卉生產成本、管護成本會降低,自己的品種又能得到推廣,還能滿足綠色環保要求。於是,公司與國內外科研機構、院校和企業進行合作,用鮮切花產業獲得的收益,支撐新品種研發及新技術創新體系。2001年,公司自主研發的品種“冰清”榮獲我國第一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切花月季証書,由此也堅定了公司投身品種研發的信心和決心。截至目前,這家公司累計申請自主研發月季新品種43個,已獲得授權39個﹔繡球新品種9個,其中委托法國Meilland公司在歐盟申請3個,已有兩個獲得授權並在歐盟范圍內獲取新品種權收益﹔同時還擁有實用新型專利5項、發明專利3項,經昆明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備案的企業產品標准3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