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从1G空白到5G领跑

 
 
从1G空白到5G领跑  
——中国自主创新何以可能  

从1G空白到5G领跑

中国移动通信从“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跑”,到今天的“5G领跑”,是中国自主创新的典范,给予了我们一系列有益的启示。

■张立 崔政

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这是中国移动通信技术发展史上的大事,标志着中国进入5G商用元年。中国移动通信产业通过30多年的努力,而今终于厚积薄发,成为中国科技自主创新的典范。回首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移动通信产业走过的是一条非常艰辛的自主创新之路。

在上世纪80年代的1G时代,我国的通信网络建设刚刚起步,技术和设备全部依赖进口。1987年,广东开通了全国第一个移动通信网。当时国内通信行业被形象地描述为“七国八制”,即市场上总共有来自七个国家的八种制式的机型或网络。1991年,HJD04大型数字程控交换机研发成功,从根本上扭转了我国电信网建设受制于人的被动态势,让西方对我国实施的大型程控交换机禁运制裁行动彻底破产,同时也带动了“巨大中华”(巨龙、大唐、中兴和华为)等一批国内企业的兴起,为后来中国通信产业的崛起创造了条件。正因为如此,有人称HJD04机为“争气机”。不过,HJD04的成功却不能掩饰当时我国在移动通信领域的全面落后。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移动通信进入2G时代。在2G时代,欧洲推出统一的GSM制式,彻底压制了美国的CDMA。中国移动先引进了GSM技术,后来联通又引进了CDMA技术。华为的GSM产品在1999年开始大规模商用,中国企业终于可以卖产品了。

进入21世纪,移动通信进入3G时代。2000年,国际电信联盟正式将中国提交的TD-SCDMA,与欧洲主导的WCDMA、美国主导的CDMA2000并列为三大3G国际标准。TD-SCDMA标准的确立成为中国在移动通信领域自主创新的开始,同时也转变了创新的思路。TD-SCDMA标准的推出是一个典型的引进、吸收、整合的创新过程。该标准的TD-CDMA技术来自西门子,而其中的S则来自美国的智能天线技术。TD-SCDMA就是两种技术有效整合的结果。这一技术之所以能成为国际标准,是欧美各国之间的利益纷争给了我们历史机遇。当时,西门子研发的TD-CDMA在与WCDMA竞争中失败,西门子不愿意该技术成为牺牲品,让其他几家企业做大;而美国不愿意重蹈2G时代被欧洲孤立成为技术孤岛的覆辙,失去对移动通信领域的发言权。因此,,这两方都愿意协助我国推出TD-SCDMA标准。标准的确立让全国上下意识到,自主创新并不意味着闭门造车,而是一个复杂开放的创新过程,也是一个复杂的政治经济博弈过程。

在3G时代,国家持续的政策支持成为了自主创新的核心动力。TD-SCDMA并不是一个很成熟的技术体系。为了扶持这一技术标准,我国政府给予了持续的政策支持。2008年正式启动的“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重大专项,成为了自主创新的主心骨。为了让技术进一步完善,工信部甚至把发放3G牌照推迟到了2009年初。中国政府让当时一家独大的中国移动,承担了TD-SCDMA产业链培养的重任。在中国移动的努力和牺牲下,国产设备厂商才有了投资研发技术和生产设备的可能。在产业界,积极的产业政策推动了中国通信装备制造业厂商在生产规模上迅速扩张。有一段时间,中兴和华为对于囊中羞涩的亚非拉用户最大的吸引力,不在于技术先进、物美价廉和安全可靠,而在于方便从国开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融资,这一条件成为中兴和华为在亚非拉攻城略地的重要利器。这背后是强大的国家意志的支持。

2010年进入4G时代。我国通信装备制造业在4G时代已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随着产业链的培育和聚集,这种同步发展让我国核心企业的自主创新获得了很大的优势。完整聚集的产业链可以大大缩短创新时间,减少创新成本,让企业获得先发优势。自主创新需要将科技知识转化为产品,再融入到市场经济,从而形成一个创新链。自主创新不仅依赖核心企业,核心企业壮大的背后是成千上万家上下游配套企业的蓬勃发展。我国通信产业正是依赖集中于深圳周边的成熟产业链,形成了其他各国相关企业的巨大优势。

在今天的5G时代,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高科技企业已经占据了领跑的位置。中国移动通信从“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跑”,到今天的“5G领跑”,是中国自主创新的典范,给予了我们一系列有益的启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