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三大运营商进退维谷:5G投入与日俱增 盈利困境未解

三大运营商进退维谷:5G投入与日俱增 盈利困境未解

  盈利困境未解5G投入与日俱增 三大运营商进退维谷

  运营商内部对5G的态度还是保守的。基站建设费用支出太大,还要进一步提速降费,收益上承压。

  战5G:巨变与踌躇

  46年前,摩托罗拉创造了全球第一部手机,并用这台大哥大手机打通了全球第一通无线电话。中国大陆的第一台手机则出现在1987年的广东,当时广东与港澳实现移动通信接轨,引入了第一部手机摩托罗拉3200,从此,中国拉开了移动通信大幕。

  30多年来,从0G到1G的缺失,到2G、3G、4G的追赶,再到如今5G的同台竞争,国内通信业经历了巨变。其间,国内从受制于海外通信商“七国八制”局面,到“巨大中华”的坎坷起伏,再到华为中兴为首的设备商引领5G,中国的通信产业链在全球的话语权迅速抬升。

  5月17日是世界电信日,今年由于5G商用开启,格外受到关注。三大运营商作为主角,已经投入建设网络,并且完成了5G第三阶段测试。今年下半年,运营商将继续开展5G基站和网络的大规模建设。

  作为5G产业链上的重要参与者,国内运营商和铁塔公司承担了建网重任。根据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公开的2019年5G相关的资本支出情况,中国联通计划投资60亿-80亿元、中国电信计划90亿元、中国移动计划不超过172亿元,总计规模约在236-342亿元之间。

  然而,几百亿对于建设基站等基础设施来说,还是小数目。面对不确定的应用场景、不确定的商业模式,运营商们对于5G颇为谨慎。例如,中国移动就表示2019年要“务实、审慎地推进5G网络建设,部分城市实现5G试商用”。

  多位运营商人士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运营商内部对5G的态度还是保守的。基站建设费用支出太大,还要进一步提速降费,收益上承压。”

  保守投入

  在基站和投资方面,根据中信建投的报告,预计5G基站是4G的2倍。我国5G基站可能需要达到760万,其中5G宏基站约500万,小基站约260万。从弹性角度来看,小基站、AAU-基站射频器件、光模块、无线设备及 AAU-基站天线增幅较大。 但小基站将主要基于高频段建设,商用时间略晚,射频器件和基站天线振子或将会集成,尚有不确定性。

  预计中国运营商5G主体投资(主要包括规划期与建设期的相关资本开支)规模将达1.23万亿元,较 4G 投资规模增长 68%。其中,无线主设备投资规模最大,达到6000亿元,占比 48.89%,较4G无线设备投资额增长127%;传输主设备投资规模次之,可达2800亿元,占比22.82%,较4G配套传输设备投资额增长44%。

  由此可见,2019年才是5G大投资的起步,如今三家部署情况如何?此前,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明确表示,中国移动2019年将建设3万-5万个5G基站;中国联通近日发布了“7+33+n”5G试验网络部署,要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雄安等7座城市核心区域连续覆盖;中国电信预计2019年5G基站建设达到2万个。

  在成本高昂的部署初期,运营商率先在核心城市圈进行布局。同时,为了快速建网,运营商对组网模式的选择也有一些变化。

  Counterpoint最新的报告表示,由于5G组网模式与4G不同,预计三大运营商将采用稳妥、有序的基建方式,而非盲目争抢第一。据悉,2019年底三大运营商主要使用NSA(非独立组网)作为临时解决方案,但将SA(独立组网)视为长久建设目标。

  比如电信去年白皮书说直接建设SA,但是一位电信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公司突然提出先建设NSA,后期再改。因为建设SA的话,在进度上赶不上另外两家。电信在杭州就是NSA的模式。”不过,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表示,目前中国电信已经建成SA为主的、SA\NSA混合组网跨省跨域规模实验网。

  运营商在边投入边寻找机会。紫光集团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席总裁韩志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因为5G是未来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基础设施,5G的连接更方便、更便捷、更完善以后更能催生应用,在国家的支持下可能运营商会加大投入。今年的5G很多地方的重点还是实验网,如果实验网布下去以后没有问题了,明年建设的投资力度有可能会加大。加大以后就是先有路先有车的问题,我们很看好,但是基于整个行业的努力,5G与4G不一样,讲生态、合作伙伴,讲开放和合作共赢。”

  身处矛盾

  同时,三大运营商也面临着多方压力和矛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